宝马大中华区 CEO 高乐:独立思考创造不可思议的时代

摘要

在新时代变革的驱动下,驾驶乐趣肯定会呈现出独特的崭新体验。而支撑这种变化的关键正是宝马独立思考、保持专注的创新能力。

对「少帅」高乐而言,现在的中国市场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2004 年开始担任宝马集团大中华区和宝马中国市场副总裁,高乐对这块东方市场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和认知。然而中国市场近几年飞速发展,特别是在全球汽车行业面临转型的关键时期,高乐承担的是带领宝马进入绿色时代、智能时代的任务,这个创变者角色的担子着实不轻。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高乐就拿出了十分傲人的成绩,用「2+4」战略开启了宝马在中国市场发展的新篇章,用独立思考的能力创造出不可思议的「高乐」时代,使得宝马在华发展的脉络变得愈发清晰。

在 BMW · 极客公园 Rebuild 2019 科技商业峰会现。?呃痔傅搅俗约憾杂凇缚萍几谋涫澜纭沟娜鲜兑约氨β砣绾斡Χ浴感滤幕?骨魇拼?吹谋涓。他指出,「中国是宝马全球最大市。?谇??履茉、智能互联、自动驾驶和汽车共享方面做出了引领性的表率。宝马在中国市场践行的战略与全球战略一脉相承,未来除保证核心业务的顺利展开之外,还将切实加强本土化研发与合作能力,在 2+4 的框架下实现在新四化各个领域的创新和落地。」

他还对正处在创业途中、为打破常规而不懈努力的创新者们送上了自己的建议。在高乐看来,科技正在从各个方面重塑中国商业版图。开疆拓土,勇于撕开传统边界并保持高效的创新能力,最重要的是「不忘初心」,因为在一个高度全球化、快速进化的市。?刑?嗟亩?骰崛媚悴??曰,与自己的目标渐行渐远。

高乐认为,成功的创业者不应该陷入「自我满足,要永葆创新之心」。「学会合作」也同样十分关键。因为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时代,正如宝马与戴姆勒两大巨头在出行服务领域的牵手。高乐表示欢迎更多创业团队的加入,「宝马的大门一直为你们打开。」

从 19 世纪 70 年代开始,BMW 就确立了「终极驾驶机器」的定位,直到今天,甚至成了「驾驶乐趣」的代名词。在新时代变革的驱动下,这种乐趣肯定会在未来呈现出独特的崭新体验。而在高乐看来,支撑这种变化的关键正是宝马独立思考、保持专注的创新能力。

         

以下是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 CEO 高乐在 BMW · 极客公园 Rebuild 2019 科技商业峰会上与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张鹏的对谈内容(经极客公园编辑整理):

张鹏:欢迎来到极客公园,欢迎来到成都,我想你肯定有很多话想跟我们在座的观众讲。

高乐:非常高兴参加这次活动,我的中文非常有限,但是我还是试试看:大家早上好,今天过得非常开心。

张鹏:我觉得你的中文太赞了,我们还是用英文讲,我也借此机会练练我的英文。我们知道这次大会就是探讨技术如何影响社会和商业,那我们首先来谈谈您怎么看待技术带来的变化?比如过去几十年的变化。

高乐:首先我觉得 rebuild「再造」这个词比破坏要好得多。如果看一下整个行业,比如零售行业或者其他一些行业,其实它们都受到了技术的颠覆。过去我们可能要到希尔顿、万豪这些连锁酒店去。??衷谖颐强梢匝≡ Airbnb,所以像万豪这样的品牌也开始探索短租服务或者提供更便捷的线上预订服务,我觉得是技术颠覆了我们的各项生活体验。

最后是消费者能够实实在在享受到的福利。比如购物体验,大家可能没法想象,像在德国,有时候晚上 8 点钟、10 点钟店全关了,你买不到东西了,但现在中国有 7×24 小时运营的线上店铺,所以我觉得「再造」这个词非:,就是用技术改变我们的思考方式。我们有很多聪明的人才在重构各个行业,如果观察一下全球技术发展的趋势,你会发现其实很多很复杂的行业也可以被颠覆。

张鹏:正如您所提到的,技术确实有很大的力量可以重塑整个行业。高乐先生您来自汽车行业,这是一个价值非常高、庞大的行业。相信汽车对在座每一位都特别重要,相信技术对你们也有非常大的影响,能不能跟我们讲讲您在这个领域的洞察,您觉得汽车行业在新科技的颠覆下发生了哪些变化?

高乐:我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大家都说您是老一代人了。实际上如果我们来看汽车行业,直到几年前吧,其实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假设现在来看一些生产的流程,比如我们到华晨宝马的沈阳工厂去看看,你会发现那里有点像 NASA 的太空飞船,工厂环境并不是传统印象中那么脏和油腻,很多流程都发生了变化。我们再来看一下 AI 以及新能源对传统汽车产业造成的影响。

首先是动力系统。几百年前汽车都是柴油驱动,但现在我们有了纯电动,插电混动、微混等等不同的动力总成可以选择;

其次是不断提升的互联性。之前的汽车要通过电话才能够和外部连通,现在很多车都是具备互联功能的。现在很多主机厂都说汽车会成为我们生活中的第四个屏幕,所以这是互联技术驱动的一场变革;

再者是自动驾驶。之前的驾驶辅助技术,可以允许驾驶员把手稍微脱离一会儿,但几秒钟后就得再放回去。如果到了 L4、L5 级别的全自动驾驶,就完全是不一样的使用场景了;

最后是用户用车行为的变化。尤其在成都这边,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大家不仅仅是买车,而且很多在尝试共享出行。我想这块不会马上产生彻底的变化,就是大家都不买车了,但接下来我觉得自主购车和使用共享出行服务这两种所有权的行为,会实现共存。而最后的结果,应该说是对消费者而言是更好的一种体验:今后会有新的参与方进来,会产生新的规则,同时也需要新的商业场景上线,因为最后还是需要产生利润,毕竟新行业也需要有正向的发展驱动才行。

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 CEO 高乐与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张鹏对谈 | 现场拍摄         

张鹏:技术其实改变了行业的边界,甚至会有一些结构性的重组,这也就是说会有很多机会,当然也会有很多不确定性,历史规律如此。那么宝马在这块的选择是怎样的?宝马又有着怎样的远见洞察呢?

高乐:首先是出行这一块。现在出行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只是看这一单一市场的话。我们有一个数据统计,就是看出行的公里数,这些数据一直都在往上走,所以并不是一下一种出行方式取代其他这样的变化形式。总体来说,我们出行的公里数在增加,所以这个行业是非常有发展前景的,但如何变现非常重要。我觉得涌现的一些新技术方法,可以说和之前的参与方非常不一样。如果我们观察下如今的汽车行业在盈利的企业有那些,你会发现其中既包括了宝马这样的整车厂,还有出租车、经销商、租赁公司等。尽管滴滴、Uber 这些初创公司有着好的发展前景,但它们目前还没有实现盈利,所以这里的问题就是到底我们怎样让新技术、新趋势变现。

我们现在看到汽车行业存在四大类别的参与者。一个是科技公司,它们主要着眼在软硬件的业务领域,比如苹果和谷歌已经推出了和汽车相关的产品和技术;第二就是软件公司。它们提供服务,比如腾讯、阿里他们不做硬件,但是通过软件服务在汽车行业打拼;还有一些新的参与方,比如说新造车公司理想,这些公司有着非常有趣的产品概念;还有就是提供出行服务的公司。所以我们看到整个汽车行业涌入了大量的新生力量,但如何实现收入变现就成了非常关键的问题。

我知道中国有一句名言,是邓小平先生说的,叫「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现在也像是在摸索着前进。宝马也在新业务上运作一段时间了,目前有一些积累和优势。从宝马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的业务是有利润的。所以要把新技术、新产品、新思想和未来对接,可能一些新的颠覆者有很好的想法,但目前还没有盈收,最后它们肯定是要变成实实在在业务的。

张鹏:那哪一种转型更难呢?

高乐:我觉得这是一场赛跑,就是看谁是终极的出行服务提供商。我们要提供无缝的出行体验,这是目标,但这个比赛应该有不同的起跑点。宝马在几年前就讲过,汽车行业也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

宝马首先在一些前沿技术趋势上有清晰的认知。我们知道这些技术不是凭空而降的,像人工智能技术其实我们也做了有 4 年,在战略层面这块我们实施「2+4」战略也有 4 年了。这里的「4」指的是 A.C.E.S,即自动化、数字化、电气化、共享化战略的推进。我认为这项战略能够解决未来出行带来的挑战。我们两年之后会有新的车型推出,这些新车型具备自动化驾驶能力,而且是互联的,我相信这将会解答很多关于未来出行的一些疑问。

数字化这块我们在中国也迈出了很一大步,中国在这个领域比其他市场走得快。今年 4 月份宝马成立了一家叫做「领悦数字信息」的子公司。新公司将整合公司所有数字化相关业务,提升公司内部的数字化流程和客户端的数字化服务与体验。目标很清楚,那就是提升公司的运营效率,在数字化时代的所有客户接触点上打造高档品牌体验,利用数字化渠道与客户建立长久的关系,因为我们也希望像初创公司一样更好的服务客户。

另外就是生产这块也要顾及好。因为要生产制造两三万、三四万辆可靠的汽车可能难度不大,但是你要变成百万辆级的话可要求就真的变得非常高了。而且我们也需要有和客户直接互动的体验,所以宝马在中国已经建立了五六百家的销售门店,我们现在想把某些门店变成体验店,因为客户不仅仅希望能够线上去跟你互动,还必须要有线下亲身体验的环节。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够把销售店变成体验店就很重要。在中国 600 多个店如果能够让我们更好地和客户进行互动,我觉得这将成为宝马在中国很大的优势。

张鹏:完全同意。我也做了一些研究,我知道在 2016 年的时候宝马集团推出了一项新的战略,希望成为一家高端的出行服务公司。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个概念,但是没有实际去了解过这项战略的内容和宝马提出它的意义何在?也许大家在这块已经看到了宝马的一些进展。

高乐:我们开始提出这个概念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想,宝马到底要干嘛?出行服务又是什么意思呢?因为当时卖车这项业务还是很赚钱的。在宝马的历史中,其实创新投入上我们一般走得比较早。比如宝马 i3 就率先在 2011 年投放市场了,而当时除了宝马还没有主机厂在讨论新能源这方面的东西,马斯克可能那时候还没有考虑过要生产特斯拉这款车型,所以宝马其实一直在创新驱动上有着很高的敏锐度。

当时我们就认为未来大家有想买车的,但也有想用车的,所以要把传统销售汽车与出行这两块业务都照顾到。所以 2017 年的时候我们就率先在成都推出了 ReachNow 即时出行的网约车服务,并在 2018 年 4 月在成都天府新区成立了宝马出行服务有限公司。在战略推进层面上,我们有时候是自己来做,有时候是通过合作来推进这块出行业务的。比如我们和腾讯有合作,和阿里也在合作,基本在座的很多科技公司都有在聊。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有合作也有竞争,一方面合作一方面竞争。

         致独立思考者 |现场拍摄

张鹏:我很高兴听到宝马的出行业务已经有了这么快的进展。宝马是一家有着百年积淀的德国企业,这意味着宝马一定同样经历了很多次的转型,您作为宝马的一位高层领导,所以我想听听高乐先生讲讲创新、转型这块需要的原则?现在的创业者大多比较年轻,有机会但同时也面临着很多挑战,能不能请您跟我们讲讲这其中的不确定性、挑战,该如何来应对?

高乐:这个领域的知识你可能没办法照本宣科,但有一些哲学理念是我一直坚持的。

首先,要知道我们擅长的是什么,正是所谓的「不忘初心」。很多初创公司的想法非:,但结果生产之后就有很多问题,所以你要知道你的核心能力在哪里,更要去坚持强化这些核心能力

其次,不要自满。有一句话是这么讲的,「如果你觉得自己特别棒,你就不可能变得更优秀了」,所以自满其实是很危险的。以诺基亚为例,诺基亚曾经断言说智能手机不行,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所以我们必须要保持警醒,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有时候你要稍微有那么一点疯癫。在座有很多的创业者,想要颠覆汽车行业,甚至想要分我们一杯羹,想做我们没有的业务,所以对宝马这样的传统汽车公司而言,同样需要保持警醒,自满是很多大企业出问题的罪魁祸首。

再次,必须要有使命和目标感。一家企业,我觉得一方面希望能够有营收,另一方面希望有品牌威望,但你不能忘了自己的,这种愿景和目标我觉得特别重要。对宝马而言,我们希望重新塑造未来出行,这是我们的愿景和目标。我刚刚和搜狗王小川总聊了一下,搜狗希望让说不同语言的人能够沟通无障碍,这是他们的愿景和使命,所以我觉得这种愿景和使命可以帮助我们度过困难的时期。

最后,我想谈谈「996 原则」。在 996 的时代,咱们别把生活中好玩的乐趣全都忘了,别光是工作,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去享受我们做的事情。如果我们享受我们做的事情,就能把它做得更好。

张鹏:有些对话是需要时间的,是需要保持体能,持续战斗的,所以必须要去享受它。非常感谢高乐先生的分享。


图源:VPHOTO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